纽约国际

来源:社会新闻  作者:纽约国际   发表时间:2019年03月14日 20:13

  纽约国际

纽约国际他喜欢《我的橱柜里有个大噩梦》,我们纠集了他的一帮小伙伴,住到乡下老房子里去,靠在老房梁和吱吱呀呀作响的老柜子上,借着微弱的灯光念这本书;

纽约国际“用坏了,还要换吖!”我说。

纽约国际B、第二次阅读。对于“被接纳”的新绘本,会有“走入现实”的第二次阅读。也是重点阅读。也可以称之为“演+读”。读《在森林里》时,我们举家爬山,到森林里玩绘本中提到的“丢手帕、坐高高、过隧道、搭火车”游戏;读《鳄鱼怕怕、牙医怕怕》,我们去了牙医诊所;读《让路给小鸭子》,我们划船就近接触了公园湖泊里的鸭群;读《月亮的味道》,我们在月圆之夜爬上海边高高的沙堆,搭人梯去摸月亮……只要有心,几乎所有绘本都能找到现实的参照物。而让孩子体会“绘本”与现实世界的关联,是非常、非常、非常重要的一环。它会让阅读充满诗意和欢笑,让幻想王国降临日常生活之中。

我一点一点往下说。他很小的时候,我说得简略了些,他再大一点,所有细节就络绎浮现上来。怎么进行备皮,我爸我妈怎么争着跟大肚子的我“再合影纪念一次“,躺在手术床上被推去手术时天是什么颜色的,打麻醉针时如何把身体用力弓起来;手术时医生们怎么讨论着中午的午饭;一个医生怎么惊慌地叫起来,说:“哎呀,不行。”另一个医生怎么和缓地说:“别急,我来,这是典型的球拍状胎盘。但你要这样。。。”我怎么听到第一声孩子哭,于是我用什么声调小声地,循着他的哭声喊——我喊:“米尼,米尼,妈妈在这里。”

也是那一年,我爸妈陆续给米尼读了很多书。读到《楼上的外婆和楼下的外婆》,说的是孩子对外婆与曾外婆的回忆与眷念。我们就带米尼去以前老市区“阿嬷的妈妈家”(他曾外婆的家)。我儿时熟悉的老房子已经被改造成临街大排档。我妈对我和米尼细细地讲,有堵墙本来在这里,这个房间早前是厨房,以前楼梯下养过兔子……我靠在妈妈身边,米尼靠在我怀里。我们都很开心。听老人说起过去,这样迷迷糊糊的幸福与懵懂,至今还在记忆里。

一生一次之爱,一生千百万次之爱的演练。

拜祭圣孔,感悟先贤智慧

今日赠书活动

也许我就是拜神仪式上“始终高昂着头的那一小部分愚痴的人”吧——谁知道呢?

“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命运,他们需要自己去承担自己的人生。”

每天这对父子能这样吵个一百回合!

小黄玩软木按图钉,小蓝也凑过来:“我也想玩!”一开始两人一团和气地各玩一块。很快,托盘、软木、图钉都自动投奔到小蓝麾下,黄大将军两眼发直,孤家寡人地捧着自己的水壶,狂吸,再狂吸,借“酒”浇愁。老师们没有去干涉,只是观察着。先拿先玩的原则孩子们是知道的,但知道不等于可以随时做到,做到的背后是坚定的自我尊重以及相互尊重。

突然米道士推开了门,翻身上了床,远远坐在床那边。我妈跟在他后面,从黑黑的廊外探头来看:“没事吧,他说妈妈很累。”有几个相对安全的“推出新书”方式。最好用的一条,就是在她最安静、最敞开心胸的时候引入新故事。那是你们心灵对话的隐秘时间:喝夜奶时;哄睡的最后冲刺阶段。那时候她们的心灵是全无防御的,这时候说起新故事,就好像对某个人的梦境絮语,这是最好接受的时候。

那段时间,一到周末我就有点担心。因为意味着几个同龄小朋友的家庭会聚在一起玩。去之前我就会开始紧张,不知道米尼又会受到怎样的“虐待”。

编辑:纽约国际

未经纽约国际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 网站地图
纽约国际 Copyright ? 1997-2017 by zyarticles.com all rights reserved